彩舟文学>灵异科幻>快穿:攻反被返 > 纨绔子弟嚣张被清纯C
    *主角均成年

    a市某一酒吧的包厢内,打开厢门只见着装华贵的男子——余木。身旁坐着的是和他从小到大都作对的姜奕正笑嘻嘻的盯着自己的脸,慢悠悠说着:

    “余哥,我这有极品呢?”凑上余木的耳朵“哥,想不想要,求我。”

    余木不耐烦的把姜奕推到沙发的另一头:“你能有什么宝贝?”随后想起了什么讥讽到“再把你那50的鸭子叫过来,人家都能晾着你。”

    “哈,余木,我好声好气和你说话有你这么揭伤疤的吗,身为好兄弟,心好痛痛”男人的摸着自己心心脏漏出悲痛万分的表情,俊俏的两旁扭成一团,增加了几分喜感。随后不由分说的招招手吩咐旁边的人,示意把人带过来。

    余木不为所以,但随着那个人的到来,余木看着那人脸上仿佛受了天大羞辱的表情便知道这就是主角受谢之义。

    摸索着下巴,打量着谢之义,姜奕把人推到余木的腿上,整个人的脸陷进腿的两侧,隔着布料,谢之义闻着身下,没有想象中令人作呕的味道,只有微微的花香,好闻的呼吸都变得急促,心里的憋屈也少了很多。

    余木以为主角受被这番行为打击到了他身为直男的心,但是为什么呼吸也变得不一样了?正当想要推开谢之义可是转头对上姜奕笑嘻嘻的眼神,马上把想法打消,心里咬牙切齿:狗崽子,想看我出丑?

    姜奕抱着余木的胳膊,整个人依偎在余木怀里:“余哥哥,之前在门口看见他,查了查身份,还是个演员,不太出名是被雪藏了,相貌也不错,貌似缺个金主呢,我跟他说了,他说他愿意,我便把他带来了。”讥讽的眼神看着谢之义好像在看一个不堪入目的东西“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不如就给你了吧~”

    余木感觉腿间的人在发抖,一个眼刀剜了过去,姜奕仿佛什么都没看见,对着余木笑了笑,招呼着别人离开了包厢

    余木看着空空荡荡、只有两个人的包厢,把美人从双腿里解救出来,但为了不崩人设和剧情抓着谢之义的头发往后一仰命令道:“亲我。”

    *主角均成年

    a市某一酒吧的包厢内,打开厢门只见着装华贵的男子——余木。身旁坐着的是和他从小到大都作对的姜奕正笑嘻嘻的盯着自己的脸,慢悠悠说着:

    “余哥,我这有极品呢?”凑上余木的耳朵“哥,想不想要,求我。”

    余木不耐烦的把姜奕推到沙发的另一头:“你能有什么宝贝?”随后想起了什么讥讽到“再把你那50的鸭子叫过来,人家都能晾着你。”

    “哈,余木,我好声好气和你说话有你这么揭伤疤的吗,身为好兄弟,心好痛痛”男人的摸着自己心心脏漏出悲痛万分的表情,俊俏的两旁扭成一团,增加了几分喜感。随后不由分说的招招手吩咐旁边的人,示意把人带过来。

    余木不为所以,但随着那个人的到来,余木看着那人脸上仿佛受了天大羞辱的表情便知道这就是主角受谢之义。

    摸索着下巴,打量着谢之义,姜奕把人推到余木的腿上,整个人的脸陷进腿的两侧,隔着布料,谢之义闻着身下,没有想象中令人作呕的味道,只有微微的花香,好闻的呼吸都变得急促,心里的憋屈也少了很多。

    余木以为主角受被这番行为打击到了他身为直男的心,但是为什么呼吸也变得不一样了?正当想要推开谢之义可是转头对上姜奕笑嘻嘻的眼神,马上把想法打消,心里咬牙切齿:狗崽子,想看我出丑?

    姜奕抱着余木的胳膊,整个人依偎在余木怀里:“余哥哥,之前在门口看见他,查了查身份,还是个演员,不太出名是被雪藏了,相貌也不错,貌似缺个金主呢,我跟他说了,他说他愿意,我便把他带来了。”讥讽的眼神看着谢之义好像在看一个不堪入目的东西“可是我没有那么多钱,不如就给你了吧~”

    余木感觉腿间的人在发抖,一个眼刀剜了过去,姜奕仿佛什么都没看见,对着余木笑了笑,招呼着别人离开了包厢

    余木看着空空荡荡、只有两个人的包厢,把美人从双腿里解救出来,但为了不崩人设和剧情抓着谢之义的头发往后一仰命令道:“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