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舟文学>竞技网游>旱望云霓(美强双性) > 5 银杏宴客云泥相逢(两攻无形修罗场 小方决意离去)
    九霄传来声声清唳,倏忽间,一只浑身闪现银光的白鹤从云端翩翩舞落。它展开雪色的双翅掠过葳蕤松林,乘着霞晖降临到身穿明渊门外宗灰袍的青年身边。

    仙鹤喜鸣善舞,但往往生性高冷,不愿与人亲近。出乎意料的是,这只仙气飘飘、头顶宗门符文的白鹤正抬起纤长的脖颈向青年示好,姿态缱绻,竟然还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方霁真轻抚着仙鹤洁白胜雪的羽毛,宠溺地说道:“阿雪,几日不见,你可安好?”

    那仙鹤已通人言,闻言,发出一声清唳,似乎是在回应方霁真的关心,随后又用那长喙去啄方霁真背在腰侧的储物袋,黝黑的眼珠透露出些许催促。

    见状,方霁真顿时哑然失笑,掏出储物袋里的灵果递到它面前,“喏。今晨刚摘的新鲜灵果,快吃吧。”言毕,名唤阿雪的白鹤立刻满意地俯首进食,惹得方霁真眸中笑意更深。

    “方师弟!方师弟!”远处传来一道气喘吁吁却仍中气十足的女声,方霁真抬头一看,果真是顾秋水。

    只是以往这个时辰,顾师姐都是在炼制低阶丹药,如今跑来鹤唳峰作甚。

    “师弟!你真是叫我一顿好找。”双丫髻的少女一手擦着额际的汗珠,一手叉腰,继续抱怨道:“也就只有师弟你不嫌徒步爬山劳累,专门接投喂仙鹤这种外宗弟子避之不及的活儿。”

    明渊门内外宗弟子的待遇犹如云泥之别,能够拜入内宗的,身份大多非富即贵,不是出身修真世家,便是钟鸣鼎食的大家族,出入宗门各峰只需御剑飞行。

    而对着数不胜数的外宗记名弟子,宗门连一本低阶心法都懒得施舍。因此,明渊门外宗弟子的名号说来好听,实则也不过是比凡人身体强健几分,有的甚至连练气的门槛都未曾达到。

    红叶密林荒唐一夜后,方霁真再睁眼时已经置身明渊门外宗一座荒废许久的弟子居中,身旁再无曾与他肌肤相贴、缠绵交媾的少年。

    九霄传来声声清唳,倏忽间,一只浑身闪现银光的白鹤从云端翩翩舞落。它展开雪色的双翅掠过葳蕤松林,乘着霞晖降临到身穿明渊门外宗灰袍的青年身边。

    仙鹤喜鸣善舞,但往往生性高冷,不愿与人亲近。出乎意料的是,这只仙气飘飘、头顶宗门符文的白鹤正抬起纤长的脖颈向青年示好,姿态缱绻,竟然还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方霁真轻抚着仙鹤洁白胜雪的羽毛,宠溺地说道:“阿雪,几日不见,你可安好?”

    那仙鹤已通人言,闻言,发出一声清唳,似乎是在回应方霁真的关心,随后又用那长喙去啄方霁真背在腰侧的储物袋,黝黑的眼珠透露出些许催促。

    见状,方霁真顿时哑然失笑,掏出储物袋里的灵果递到它面前,“喏。今晨刚摘的新鲜灵果,快吃吧。”言毕,名唤阿雪的白鹤立刻满意地俯首进食,惹得方霁真眸中笑意更深。

    “方师弟!方师弟!”远处传来一道气喘吁吁却仍中气十足的女声,方霁真抬头一看,果真是顾秋水。

    只是以往这个时辰,顾师姐都是在炼制低阶丹药,如今跑来鹤唳峰作甚。

    “师弟!你真是叫我一顿好找。”双丫髻的少女一手擦着额际的汗珠,一手叉腰,继续抱怨道:“也就只有师弟你不嫌徒步爬山劳累,专门接投喂仙鹤这种外宗弟子避之不及的活儿。”

    明渊门内外宗弟子的待遇犹如云泥之别,能够拜入内宗的,身份大多非富即贵,不是出身修真世家,便是钟鸣鼎食的大家族,出入宗门各峰只需御剑飞行。

    而对着数不胜数的外宗记名弟子,宗门连一本低阶心法都懒得施舍。因此,明渊门外宗弟子的名号说来好听,实则也不过是比凡人身体强健几分,有的甚至连练气的门槛都未曾达到。

    红叶密林荒唐一夜后,方霁真再睁眼时已经置身明渊门外宗一座荒废许久的弟子居中,身旁再无曾与他肌肤相贴、缠绵交媾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