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舟文学>竞技网游>旱望云霓(美强双性) > 7 对峙N打搜魂脱衣(被情敌发现雌X 蛋:皮鞭lay)
    奉剑峰,一座堂皇夺目的弟子居内,身着玄色劲衣的俊美青年正提剑缓步走进院门,他蜂腰削背、不怒自威,额角隐隐沁出几滴汗珠,显然是刚刚练剑归来。

    院内随侍的下人见状,旋即躬身快步走到青年身侧,恭敬地递上一块价值不菲的锦缎。

    谁知,青年接过昂贵的布料后,并未用以揩拭汗水,而是随手擦起了手中净透犹如薄冰的长剑,待擦拭完毕,他满意地挽了个剑花。方才绫月锦拂过之处,在日光沐浴下寒光乍泄,熠熠生辉。

    一旁的侍从纷纷恭维道:“公子的剑术愈发精湛了!”“耀冰剑不愧是公子的本命剑,此剑若在人间,可使百妖收形。”

    闻言,季羡星翻了个白眼,矜傲道:“你们有功夫在这儿奉承我,不如多费点心思,为我寻些尚且入眼的擦剑布。”言罢,便随手丢弃了那块使用过的绫月锦,将之毫不在意地踩在脚下。

    “少主,工匠已为您寻到,那人是本门外宗弟子,十分擅长做些精巧物件。”

    “外宗?”季羡星浓眉上挑,扭头看向卑躬屈膝的侍从,他可不信外宗卧虎藏龙,能挑出什么厉害的人物来。

    侍从将腰弯得更低,战战兢兢从怀中掏出一颗做工精湛、巴掌大小的鬼工球:“少主请看,这便是那外宗弟子所造的巧玩。”

    季羡星取过那颗花纹通透、层层相套的象牙球,放在手中把玩了一番,转怒为笑道:“还算有几分意思。”

    伏跪的侍从如临大赦,赶忙再次进言:“如今那弟子人就在偏殿,今晨小人已经吩咐送过去一批上等灵木和玉石象牙。”

    季羡星将鬼工球丢回侍从怀中,不知怎的,突然起了几分兴致:“带路,本公子正好看看他有无懈怠。”

    奉剑峰,一座堂皇夺目的弟子居内,身着玄色劲衣的俊美青年正提剑缓步走进院门,他蜂腰削背、不怒自威,额角隐隐沁出几滴汗珠,显然是刚刚练剑归来。

    院内随侍的下人见状,旋即躬身快步走到青年身侧,恭敬地递上一块价值不菲的锦缎。

    谁知,青年接过昂贵的布料后,并未用以揩拭汗水,而是随手擦起了手中净透犹如薄冰的长剑,待擦拭完毕,他满意地挽了个剑花。方才绫月锦拂过之处,在日光沐浴下寒光乍泄,熠熠生辉。

    一旁的侍从纷纷恭维道:“公子的剑术愈发精湛了!”“耀冰剑不愧是公子的本命剑,此剑若在人间,可使百妖收形。”

    闻言,季羡星翻了个白眼,矜傲道:“你们有功夫在这儿奉承我,不如多费点心思,为我寻些尚且入眼的擦剑布。”言罢,便随手丢弃了那块使用过的绫月锦,将之毫不在意地踩在脚下。

    “少主,工匠已为您寻到,那人是本门外宗弟子,十分擅长做些精巧物件。”

    “外宗?”季羡星浓眉上挑,扭头看向卑躬屈膝的侍从,他可不信外宗卧虎藏龙,能挑出什么厉害的人物来。

    侍从将腰弯得更低,战战兢兢从怀中掏出一颗做工精湛、巴掌大小的鬼工球:“少主请看,这便是那外宗弟子所造的巧玩。”

    季羡星取过那颗花纹通透、层层相套的象牙球,放在手中把玩了一番,转怒为笑道:“还算有几分意思。”

    伏跪的侍从如临大赦,赶忙再次进言:“如今那弟子人就在偏殿,今晨小人已经吩咐送过去一批上等灵木和玉石象牙。”

    季羡星将鬼工球丢回侍从怀中,不知怎的,突然起了几分兴致:“带路,本公子正好看看他有无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