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舟文学>竞技网游>旱望云霓(美强双性) > 11奉命下山重返人间(小方寻得本命剑 恶犬吃瘪)
    明渊门剑冢,悬岩千尺,断壁万仞,峥嵘崔嵬,隐天碍水。枪峰凌壑重叠合沓,御剑观之,如临深渊。

    渊薮之下,形制各异的仙剑参差密布,或紧嵌于山岩峭壁之中,或直直插入地底,而更多的,则静静躺在剑冢中央的剑池之内,池水清透,深不见底,尘封着数以千计的宝剑。

    静谧的空间被“哗啦”的水声打破,只见一半裸青年手持仙剑,自池底破水而出,青年背脊宽阔,姿态矫健,有如游龙玉蛟。

    水珠舔舐着青年蜜色的躯体,在他赤裸的上半身留下一道道蜿蜒的蛇形水渍。阳光照射下,蜜色的肌肤如同上好的绸缎,泛着柔和的光泽,尤其是沟壑分明的腹部,因为常年不受日浴,更偏向于象牙白,隐隐有青筋显露,透着玉色。

    青年运起灵气飞身上岸,借着阳光仔细打量手中古朴的仙剑。那仙剑看似未经雕琢,剑身被数根荆条缠绕,剑柄则由玄铁制成,握在手心颇感沉重。

    他弯起一双瑞凤眼,右手拂过尚未开锋的剑身,为其注入灵力。古剑“铮”的一声脱手飞出,绕着主人周身盘旋数圈,威力震慑峰壑,池水也因之泛起波澜,铮然而鸣的刹那万古回春。

    方霁真等这柄剑已经整整四年了。

    师弟师妹在筑基之后陆续寻到了本命剑,唯有他迟迟难悟剑意。

    自十四岁筑基,到如今即将结丹,四年来但凡得空,他都会于剑冢打坐冥想。今朝终于如愿,虽晚了些,却也是件不可多得的喜事。

    方霁真满意地收回古剑,那柄剑落回掌中仍嗡鸣不止,他低头思索片刻,对着剑身笑道:“不若便叫你春鸣可好。”话音刚落,古剑旋即停止了震颤,剑身上灵光一闪而过,似乎在回应主人的提议。

    方霁真咧嘴一笑,摸了摸剑柄,宠溺道:“你喜欢就好。”又抚过有些生锈的剑隙,对着春鸣剑许诺:“改日定要寻来更与你相配的剑鞘,不再叫你明珠蒙尘。”

    明渊门剑冢,悬岩千尺,断壁万仞,峥嵘崔嵬,隐天碍水。枪峰凌壑重叠合沓,御剑观之,如临深渊。

    渊薮之下,形制各异的仙剑参差密布,或紧嵌于山岩峭壁之中,或直直插入地底,而更多的,则静静躺在剑冢中央的剑池之内,池水清透,深不见底,尘封着数以千计的宝剑。

    静谧的空间被“哗啦”的水声打破,只见一半裸青年手持仙剑,自池底破水而出,青年背脊宽阔,姿态矫健,有如游龙玉蛟。

    水珠舔舐着青年蜜色的躯体,在他赤裸的上半身留下一道道蜿蜒的蛇形水渍。阳光照射下,蜜色的肌肤如同上好的绸缎,泛着柔和的光泽,尤其是沟壑分明的腹部,因为常年不受日浴,更偏向于象牙白,隐隐有青筋显露,透着玉色。

    青年运起灵气飞身上岸,借着阳光仔细打量手中古朴的仙剑。那仙剑看似未经雕琢,剑身被数根荆条缠绕,剑柄则由玄铁制成,握在手心颇感沉重。

    他弯起一双瑞凤眼,右手拂过尚未开锋的剑身,为其注入灵力。古剑“铮”的一声脱手飞出,绕着主人周身盘旋数圈,威力震慑峰壑,池水也因之泛起波澜,铮然而鸣的刹那万古回春。

    方霁真等这柄剑已经整整四年了。

    师弟师妹在筑基之后陆续寻到了本命剑,唯有他迟迟难悟剑意。

    自十四岁筑基,到如今即将结丹,四年来但凡得空,他都会于剑冢打坐冥想。今朝终于如愿,虽晚了些,却也是件不可多得的喜事。

    方霁真满意地收回古剑,那柄剑落回掌中仍嗡鸣不止,他低头思索片刻,对着剑身笑道:“不若便叫你春鸣可好。”话音刚落,古剑旋即停止了震颤,剑身上灵光一闪而过,似乎在回应主人的提议。

    方霁真咧嘴一笑,摸了摸剑柄,宠溺道:“你喜欢就好。”又抚过有些生锈的剑隙,对着春鸣剑许诺:“改日定要寻来更与你相配的剑鞘,不再叫你明珠蒙尘。”